溪无言

#莫毛# 岁月

原本只是个大纲,但是它慢慢长成了个短篇……理了理把它发上来 =-=

故事发生的时间点在战乱枫华谷见面后,据点战之前,个别剧情由于情节需要改变了时间点。

 

 

 

楔子

 

莫雨站在亭子前,望着远处的瀑布。他很久没来稻香村了,上一次还是十年前,为了找寻毛毛。

莫雨不是个急性子的人,但是等待这种事情总是让人讨厌。他的前二十多年,最为深刻的一次等待就是在洛阳的屋顶上,被限制了自由,只能仰望天大地大,希望拿了自己飞鱼丸的人能早点告知自己毛毛的消息。

但是这一次,莫雨很耐心,或者说,意外的心情还不错。

 

毛毛,明早我在亭子前等你,告诉我答案。

 

穆玄英坐在窗前,屋外阳光明媚,春意盎然,之前与莫雨的三月之约来的时候,还是战火纷飞,一片荒芜的样子,如今不过数载,又是一番景象。

在树上打理羽毛的麻雀砸吧砸吧,振翅飞远。穆玄英愣了一下,收回盯着窗外的目光,低头看着双手。昨晚,莫雨紧紧抓住他的手,说:毛毛,结局如何,都在你的手里。

结局?太难了,莫雨哥哥。未来在哪,我又如何知道?

 

许久,似乎下定了一个决心,穆玄英松开不自觉纠缠在一起的手指,起身,推开了房门。

 

 

 

第一章

 

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,恶人谷与浩气盟约定暂且停战。浩气盟上下忙着支援前线,习武10年已小有所成的穆玄英,也领到了个押送粮草的活计。

 

路过枫华谷,穆玄英见到一个杂货商沿路叫卖,挂在车角的一只娃娃,随着马车的节奏,一晃一晃,娃娃脑袋上支棱着的稻草在烈日下戳的人眼疼。

 

“大叔,这布娃娃怎么卖?”穆玄英问道。

 

“哟,瞧这装扮,是浩气盟的少侠吧。”杂货商大雷拱了拱手。对于这称呼,穆玄英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。

 

“这娃娃是俺婆娘自己做的,粗糙的很。说道俺婆娘,俺出门在外那么久……”杂货商似乎很久没跟人闲谈过,对着穆玄英絮絮叨叨念个不停。开始穆玄英还听的认真,不住点头,后来听着听着,不自觉拿起车角的布娃娃,神游天外。

 

“俺跟俺婆娘可是青梅竹马,小时候一起和泥巴的交情。俺婆娘小时候可是凶的很,跟个男娃似的……”

现在硝烟四起,民不聊生,不知道这战事何时能休,师傅他们整日为此忙个不停。前些日子天策府被破,杨宁将军战死,大唐形势岌岌可危,哎也不知道雨哥现在如何,想来恶人谷位置偏远、地形险要,应该易守难攻?

 

“俺那时候小,每次看到俺婆娘撅着个脸,就忍不住欺负她,嘿嘿嘿,每次看她哭就特别有成就感……”

哎,这有什么,雨哥小时候没少因为布娃娃欺负我,虽然记不大清具体怎样,但是我追着布娃娃哭的事情可记得清清楚楚。想不到雨哥那么大了,还老跟我抢布娃娃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
 

“虽然俺喜欢欺负她,但是又看不得她受别人欺负,要护她周全,尤其是十几岁时候,没少为她打个鼻青脸肿,有什么好吃的都先紧着她,真是丢脸,嘿嘿嘿……”

嗯嗯,雨哥也是,流浪路上为了我吃了很多苦,有好吃的也先让我……等等,不对不对,这代入的太奇怪了。

 

穆玄英被自己的脑补囧个不行,暗暗锤了锤自己的脑袋。

 

“本来就傻,再敲更傻了怎么办?”

“莫雨哥!”

“傻毛毛。”

 

穆玄英回头,看到莫雨站在自己身后,不禁又惊又喜。但一见莫雨盘臂饶有趣味地看着自己,穆玄英又不禁羞愧起来,不知道莫雨哥哥在身后听了多久,看了多少自己做的蠢事。转眼又想到师傅说的对,自己果然青涩的很,雨哥离得这么近都没感觉到,以后行走江湖要多多小心,江湖上还传我是什么英雄侠少之一,实在惭愧。

 

“毛毛,谢渊那老匹夫终于舍得放你出来了?”两人坐在山脚下的酒水摊上,莫雨呷着小二送上的茶水说道。

 

穆玄英坐在莫雨对面,相遇时的惊喜褪去,此时不自在的很,听到莫雨这句,忍不住反驳:“才不是,雨哥我已经长大了!此次师傅安排我和可人姐出来是有正事……再说,谢师傅人很好,不要这么说他……”穆玄英越说声音越低,到后面已经是默默嘀咕起来。

 

“果然,我就知道。”莫雨低头细细品尝茶水,似乎这茶水摊的粗茶是什么茶中圣品。

 

“雨哥,你很高兴?”穆玄英瞅了瞅莫雨,问道。

 

“怎么,毛毛看到我不高兴?”莫雨反问。

 

“当然不是。我奉师傅之命,押送粮草,来到这里。雨哥,那你来此处是为了恶人谷的事情?”话音未落穆玄英就懊恼起来,不该因着此时双方停战就忘了两人的身份。

 

“是也不是,”果不其然,莫雨放下茶杯,看着穆玄英的目光似有深意,“我时不时就会来这里看看。”

 

来这里……穆玄英一下子领会了莫雨话中的意思,心里顿时难受起来,忍不住道:“雨哥……”

 

“毛毛,“莫雨起身打断了他的话,”既然你要护送粮草,哥哥我就护送你一次。”

“哎?”

“怎么,毛毛你难道怕我这个恶人谷的大恶人从中捣乱不成?”


评论

热度(14)